热门搜索:

接报警,护送老人 那一夜,民警无眠

时间:2015-10-17 09:29 文章来源:长兴新闻网 点击次数:81

  话说这天晚上9点左右,小浦派出所,民警陈涛和往常一样在值班。

  “叮铃铃,叮铃铃……”陈涛接起电话,报警的是小浦南方水泥的安保人员,说企业门口躺着一名大爷,怀疑是走失人员。

  陈涛赶到现场,这时候天色已经晚了,南方水泥门口的草坪上,围着几名热心人,走近一看,一名50岁开外的老人躺在草坪上。

  陈涛扶起老人,试着和老人交流,才发现事情没有这么简单:老人不但是走失的,而且语言表达能力有障碍。陈涛费了老大劲,还是没能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。

  这时候,根据边上的热心市民和南方水泥的安保人员的陈述,陈涛大致了解了事情的发生过程:当天下午,这名老人一个人走着走着,走到了南方水泥门口,大概是觉得累了,于是在门口的草坪上坐了下来,不一会儿,干脆躺下休息了。

  谁知,老人这一觉,从天还亮着睡到天色暗下来,一直都没动静。企业的安保人员看着急了,这样可不行,老人一个人在外面,天气也越来越凉了,要是在草坪上过一夜不得冻坏啊!而且他家里人肯定也在急着找人吧。这么一合计,安保人员就报了警。

  陈涛带着老人上了警车,开始到附近的村里询问看看,有没有谁家走失了老人。一圈转下来,附近村里的人纷纷表示自己家没有走失老人,而且这老人他们从来没见过,不是他们这儿的人。

  听到这,陈涛心想,这名老人可能不是小浦人,只能带回所里想别的方法了。然而,面对老人,陈涛想方设法想查出点线索,可事情仍没啥进展:翻看老人身上有没有信息,没有;联系各乡镇兄弟单位看有没有相关救助类的警情,没有;上网巡查,也没有任何头绪。

  这时已经将近晚上11点了,初秋的夜风冷飕飕的,自己不能带着老人值班,而且老人不马上安顿好,恐怕会被冻着,必须马上给老人找安顿的地方!陈涛思索了一圈,觉得这事儿不能拖,马上拨通了小浦派出所所长宗金龙的电话。

  这时候正是午夜好睡的时候,宗金龙一听情况,马上和长兴救助站联系,希望能将老人送往救助站。

  救助站也爽快,送来吧。陈涛马上把老人送到了救助站。

  本来到这里,老人能安稳地睡个觉了,陈涛也能回去继续值班了。谁想到,老人的情绪很不稳定,陈涛和救助站的工作人员都意识到了一个问题:老人可能是精神病患者。

  救助站里还有很多其他人,如果将老人放在救助站,很可能会伤害到其他人员。这样一想,陈涛又将老人带离了救助站,并且将情况汇报给了宗金龙。

  既然不能送救助站,那就送医院吧。陈涛又把老人送到人民医院。“医院方面的规定,入院需要家人陪同,而且必须有明确清晰的身份,我们值班人员没法一直陪着,而且也没有老人的明确身份,再加上老人当时有暴力倾向,如果贸然入院,对医院其他病人可能会有影响。”陈涛说,这样的案例他们也很少碰到,所以虽然无奈,但是出于多方考虑,只能把老人又带回了派出所。

  救助站和医院都不能送,咋办?

  几个民警一起想办法。这时候还是宗金龙想到了一个法子:普通医院不收,可以送到湖州三院去。陈涛马上查找民政部门的值班电话,通过对方和湖州三院沟通,商量老人入院的事情。

  次日凌晨1点多,副所长洪卫华带着老人,开车前往湖州三院。各项程序走下来,在奔波了几个小时之后,老人终于在湖州三院安顿下来。

  洪卫华走出湖州三院,东方已经渐渐出现鱼肚白。

  唉,从这一件事,就可以看出,当警察的真不容易。

  这正是:

  为送老大爷,

  忙碌一整夜。

  民警有担当,

  辛劳谁能解?

    热门排行